当前位置:主页 > 专利金融 >《王立专栏》教育对长久发展的影响 > 正文

《王立专栏》教育对长久发展的影响

发布:2020-06-10 热度:388℃


《王立专栏》教育对长久发展的影响

难得来讲一篇跟教育有点关联的,虽然整体来说还是会讲国家发展的问题,而且也算老生常谈。这问题就是,教育的内容会不会对国家发展造成长远影响?当然会啊,不会才奇怪,笔者想讲的是过程跟一些知道的成因。

笔者这篇想换一个角度去谈,大致有几个方面的问题,高中职分流后的职群热门度、中学教师对于现状的理解程度、大学端意识形态造成的影响。

先提分流的问题,这其实是老问题了,但笔者发现很多人,尤其是所谓的社会菁英,某些大学的更严重,都是纸上谈兵而且丝毫不觉得这是问题,或者说这些菁英觉得问题不严重,都是经济学或是政策上的调整可以解决的。

笔者是不否认可以适度的调整,但重点是这些掌握媒体声音的菁英,掌握国家方向的公务员,几乎都是大学以上,对于大多数仅有高职学历的台湾人来说,菁英是欠缺对基层想像力的,有的只是幻想他们自己很懂基层,更糟的是出身蓝领基层的,一堆都在大学后被切断原生家庭连结,却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阶层的人,为祸更烈。

以现在的例子来说,就是近二十年高职科普遍增加美容美髮、餐饮、设计等职群,终于到了教育部要限招的程度。状况多惨烈?笔者在学校私下问到的结果,辅导室有统计毕业生在十年后从事相关职科行业的比例,实在有够低,餐饮业的低于 10% 以下,有些学甚至校低于 5%。至于美容美髮也不遑多让的低,设计相关的也不高。你说这问题很严重吗?至少在笔者刚跳进教育业这块的时候,比例没有这幺低过。

而在从事教育业的过程中,也发现到这二十年跟过去我们念书时候的差异,也就是学校老师的鼓励,还有私校发展需要的抢学生概念,实在差之甚远,这绝对不是政府无能放任,或是痛骂私校无良心就可以解释的。

先别急,笔者分享一下补教业的状况,所谓近十多年来因为多元教育的教改乱象,导致家长无所适从,只好拼命送才艺补习班,这种说法正确吗?绝对错误,深到海沟的错误。这其实是倒果为因的说法,回到三四十年前我们小时候的年代,请问有上网的各位大学以上菁英们,家里背景小康的,是公教背景的,有没有补习才艺或是作文之类的?

至少我身边的都有,以笔者这种公务员家庭出身,从小就送去音乐班、美术班,只不过没才能跟没兴趣早早离开,小学还上过作文班,这些班的特点是几乎没几家有立案,所以查不到纪录。没纪录总不能说笔者跟一票背景类似的同学邻居,都产生幻觉吧。讲这干嘛?各位可以查查看,大学专科以上的音乐美术的术科数量,是在哪时候开始增加的,这些属于艺术性的毕业生,大量进入职场又是什幺时候?请各位家长回想一下,你送小孩去才艺补习班的时候,那些上课的音乐老师美术老师等,年纪有多大?全部都是退休音乐美术老师吗?

说穿了,才艺补习班大行其道的时候,社会上的相关科系毕业生也最多,然后这批可以送小孩去念相关科系的家庭,都不会太穷到哪。所以很多是自己开或是爸妈买房子给小孩开,然后搭上多元教育的风潮,一堆补习班也跟着合作。再加上量多价低的原则,补习费就是一年比一年低,低到这几年开始,越晚开的越快倒闭。

《王立专栏》教育对长久发展的影响

回到餐饮跟美髮这一块,不过就是学生毕业早,问题早出现而已。笔者自己学生,除非家里就从事相关行业,不然兴沖沖去上学,学不到东西就毕业,毕业后因为什幺都不会就去当学徒,人家也不给好脸色,然后消失在人海中的比例有多少?高职扩张快速,师资跟不上,有实战经验的老师少,衔接不上业界,责任出在谁身上?

很多行业,笔者常观察开业者的身分背景,不少人都是年轻冲一波,然后就被红海淹死,因为大家都一起冲,同时代又同技术的太多了。但你要他们不要冲动创业,有那幺多的职缺?显然饱和不会有,不做自己专业的,做其他的不就浪费了?

很可惜,真的很可惜,但这对其他消费者来讲算是好事,因为大量的专业人士瞬间出现在市场上,淘汰的速度也快,留下来的技术跟价钱都不差,对我们广大消费者来讲当然好。只是,被淘汰的人何去何从,这些失业人口怎幺办?

不要以为,一切都是市场机制,台湾的教育业从来不是这样,这跟教改的成功失败也是一样的道理,绝对不是怪某个人。真的要怪,是怪台湾长期以来的政商联合现象,早年笔者还在唸书的时候,几个老师都是早期教改成员。

常常听到他们很无力的抱怨,内容不外乎政策建议到了教育部,部长就面有难色,说这种改革,经济部会反对。跑去层峰跟总统说好了,总统也说产业界会反对,而且大家可以猜猜看,主要反对的都是哪些大企业,坚决要政府教育改革改到某个方向的,是哪一些产业。

过去几十年来,高职跟专科先变化,就是要给这些业界的人训练有素的便宜技工。大学后来跟上,也是跟着电子业跑,但其他更多人数的技术学院,则还是跟这些传产大型企业有关。陈水扁年代开始就没在鸟这些人,所以教改的骂声全部转到哪边去?

很多事多想想会想通的。

第二个是教育界的脑袋问题,笔者不否认老师多半很认真,只是依照这个在业界跑过的人来看,教育界对于产业现况跟未来的理解,浅到太阳出来就蒸发,但自信却比太平洋还深广,所以对学生的危害也更大。

中学教师对业界与国际时势的变化,理解範围通常很小,而且越是专业教育本业的老师更严重。因为教育专业以外的事情,通常都是透过媒体了解,而教育现场的老师,依照年龄来区分,绝大多数依靠报纸跟特定网路媒体。比较年轻的则是多半没兴趣,有兴趣的也是看搜寻网站首页,这造成多数教师对于国际产业变化,与国内的政经变化敏感度极低。

再加上,教师的意识形态很重,一旦相信某件事情是对的,往往不愿意更正。多半的老师不会深信自己不会迷信权威,但是会被那种认证过的权威耍得团团转,业界最常看到的推荐媒体杂誌,大概就是天下、商周、远见,被一堆经济学家戏称没远见没天下观的这几本反指标。

所以,结果就是,笔者这些年在学校看到的是,讲述的产业现状平均过期十年,经济状况平均停留在经济起飞跟阿扁锁国上,国际概念普遍是中国好棒棒。至于那些价值观就不用说了。请读者注意,笔者提的是被很多年轻老师加入后稀释的平均值,而教师中的离群值比例颇高,世代差距很大。

笔者待过市区跟郊区,那种升学率全国最前段,跟全校没两个高中的地方。更可以看出这种教师差异,对于中后段学生的影响有多巨大。市区学校的学生多半家长社经地位不差,比较差的也会因为同侪影响,对于产业现况的理解比较贴近事实。所以,遇到老师讲十年前的状况,学生多半是装笑,没有太多人认真以对。而且市区学生对于简单的经济概念、产业週期、国际概念的基础,比郊区学生强太多,这些市区学生一半以上会升高中、进前中段大学,不到一半会去高职端,而且都是较前段的学校。

那郊区的呢?很恐怖,学生的家长本身就没概念的居多,社区给的都是很老式的观念,例如只要拚就会赢,学校老师也都正面鼓励这种冲了再讲的说法,而且对于产业理解也太慢。所以就笔者的角度来看,很多老师积极与努力说服学生,很像是从这个坑跳到另一个坑。

郊区的学生社经背景不好的本就多,学校也没有给出正确的方向,结果就是让中学端,还有私校职科近来招生时讲的前景唬得一楞一楞。等到毕业后就业才知道多惨,竞争有多激烈,已经来不及了。

要笔者来看,台湾经济在低潮,你又鼓励这些人往红海钻,然后还大谈创业成功的美梦,对于风险跟危机不提,就是不负责任。现在要帮这些人,也只能靠政府提供新的创业贷款之类,因为不这样做,等于是把这二十年来的人都放弃,你觉得无所谓,十年后等这些人都三四十岁,理当担任台湾产业中坚分子,就会发现别说无可用之兵,连个可用的基层管理人才都没。

这种断层才可怕,但笔者目前也没有解决之道。毕竟,私校的广设,主要还是为了私人跟某个党的教育业才去干的,看那些旋转门转两圈就退休去担任私校职务的有几个,这些私校的董事长跟家族是哪些,背后的金主是谁,查一查就知道,也不需要去辩解。

最后,笔者想抱怨的是大学端的意识形态,少子化造成进入相同科系的人力素质下降,只是统计比例的必然,多半笔者认识的教授也知道该怎幺调适。但阻挡整个中学教育改变的,主要是哪些人?

这其实又回到老问题,大学教授要的是什幺?不过就是扩张、收到好学生、升等有名声、薪水高又好。不仅有钱,也有名望,就是一般人的梦想而已。梦想不好吗?很好啊,但如果坚持的跟现实不合,意义在哪?

好比现状就是中文系的出路不多,大学端强力要求不可以删减中学的国文时数,还反过来要增加,理由总要给一个有说服力的吧?别说笔者是理科的,就认为文科无用,以现实来说,未来会成为科学家的比例有多高?显然不高,那你国中要学生学数学要学到多高才好?成为工程师的比例有多少,也没那幺多,真正需要懂到高等物理化学的人也不多,你为何要中学生去念一堆看不懂的东西。

教改是根据现实去改的,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用不到,生活性跟应用变化,让学生有综合知识的能力,有自主学习的能力,也就是素养能力的培养,重要度已经远超过填鸭教育。在此状况下,坚持课程不能删减,大学教授讲那幺多,不就是为了自己吗?

可不可以给一个有意义的说法?

不过,说这幺多有用吗?

依照笔者对教育业的状况理解,很难。因为问题绝对不是出在教育制度的修改,而是背后需要国家,或者说纳税人缴钱训练自己需要的人才的声音有多大。

几十年来最早是军事需求,不需要反攻大陆,军训跟教官就应该退出校园或转型成军事教育课程,结果改到今天还没掉。为了经济发展,听从重点工业的企业,提供低廉人力的时代过了,到了今天学校思维还是改不掉。世界在变了,整个世代的意识形态跟国家观念都本土化了,结果老一辈的死命抵抗,自以为是力挽狂澜的孤臣。

骂完了,该上课了,多救一个是一个

相关连结:

王立第二战研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