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环球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 正文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发布:2020-06-18 热度:671℃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当我读完《饥饿游戏》后,脑海里第一个浮出的对照作品,是1999年高见广春的《大逃杀》(バトル・ロワイアル)——把选出的年轻人放在密闭的「战场」里,给予各种规则与限制和武器,让他们搏斗到剩下最后一人。

  这两部作品彼此间到底有没有关係,也似乎有着些争议,但先放在一边不论。自从大逃杀从小说到电影成为文化现象后,在日本的漫画、动画与小说创作界,这种「青年杀戮故事」变成了固定的主题,类似的作品为数众多,多少体现了日本社会世代交隔的高压感。在一再複製之下,你会看到的是细节上的不停强化,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的游戏规则,各式各样的背景设定,和各种人的即时反应,让你会佩服到底想像力能发挥到怎幺样的极限。然而,这些作品看/读完后,除了情节变化造成的反应外,你什幺都没留下——对于读者来说,那只是一个想像的、不存在的世界的他者故事,根本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但《饥饿游戏》却不一样,我们都知道「施惠国(Panem)」不存在,但凯妮丝在跨三册作品中的心态变化,却与我们层层套叠,所有发生在她身上的情境,都能够类比到我们身边的所有事情上头。

  举个例子,就最近佔领立法院反服贸好了。台湾从1990年的野百合学运开始,社会上(也许是有意的)流传着:「学生是无知的,所以背后一定是被谁所操弄了。」这样的认知。这种把学生当作棋子下的言论,发生在亚洲国家,但相反的,当我们研究巴黎1968年学运、或者加州柏克莱大学的各种运动,彷彿这操弄论又不存在,这是很深刻的文化差异,也直指着《饥饿游戏》的核心。


  凯妮丝只是单纯地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事物。当然在三集的故事里,她的单纯你也能视为一种「被操弄」,不过这种赤子之心,让他在大人的世界里看到了真正的问题所在,到了最末能凭藉着自己的判断,找出大人们的盲点,作出了「对」的判断。相信人的自主性,并且找出最终的答案,这就是《饥饿游戏》能够走出不同的路的主要原因。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相较于大逃杀之后,建构类似背景的日本作品设定之複杂、谜题之诡諊,幕后黑手之难解,《饥饿游戏》下的施惠国一点都不具科幻色彩,随便看几张电影剧照,你还会觉得是部描述中古时代故事的作品。但科幻小说往往不是描述所想像出来各种各式的科技应用,而是要把你拉到一个虚拟的魔幻故事中,夸大凸显出现实的不合理,让你随着剧情角色的行为找到问题(有时还会找出突破点),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境如何走到那一步——《一九八四》如此、《华氏451度》如此,《饥饿游戏》亦然。

你应该读《饥饿游戏》原着小说的理由

  而那些绚丽的科技未来世界、对决的紧张场面,称为钓上你的手段也不为过,早在1927年的大都会(Metropolis)就这幺做了。虽然有不少小说在改编成电影后青出于蓝,回头看小说不见得能读到更多细节。但《饥饿游戏》的电影,却把那钓人上钩的手段放大,让凯妮丝的思索变得与影片调性一样灰暗,虽然一样刺激好看,但却让你看完后留不下什幺在心里。若要看到作品中蕴含的人性,还是建议拿起小说一读。

书籍资讯

《饥饿游戏》三部曲(The Hunger Games trilogy)-苏珊.柯林斯,2011(大块出版)

讲座资讯

本文为TAAZE读册生活-【反乌托邦文学】系列讲座〈那些反乌托邦小说里的成长、冒险与爱情〉之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