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环球 >癌症病人帮菜鸟医学生上的最后一堂课 > 正文

癌症病人帮菜鸟医学生上的最后一堂课

发布:2020-07-25 热度:803℃


癌症病人帮菜鸟医学生上的最后一堂课 Photo Credit:Loco SteveCC BY 2.0

星期四下午,是医学生到医院实习的时间。

一般来说,我们会花约一小时做一个medical interview + PE(理学检查)。 这次我和P大在医院找病人实习,可是遇到的病人不是不方便就是懒的理我们。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来医院已经够衰了,谁没事还会想给两个菜鸟当白老鼠?

正当小百合决定放弃时,教授帮我们找到了一个老先生。

小百合:「你好,我是小百合,谢谢你愿意抽空看我们。请问怎幺称呼?」

他看来有点虚弱,鼻子上插着氧气管,可能肺部有问题。可是双眼炯炯有神。一付精明干练的样子。

老先生:「叫我JD就好了。别这样说,我很高兴跟你们聊天。」
小百合:「JD先生,请问你问什幺要住院呢?」
老先生:「这个有点複杂,不过大约三星期前我肚子右上方开始痛。忍了两天后决定跑急诊室。」

嗯,听起来是急性胆囊炎/盲肠炎之类的症状,也有可能是MI(心脏病)。

小百合:「那你为什幺要戴氧气管呢?」
老先生:「我是老菸枪,抽菸抽了40年。」

嗯,大概是 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胸腔目测也有点扩大。

小百合:「急诊室的医生有照片子对不对? 他们说了甚幺?」
老先生:「他们说我有急性胆囊炎。需要开刀,不过最后决定不开刀。」
小百合:「为什幺??」
老先生:「因为他们后来发现我胰脏长了东西。」

等等,难道这是…

不会吧….

小百合:「请问你体重有改变吗?」
老先生:「是的,我这三个月瘦了20公斤。」
小百合:「他们有没有做胰脏FNA(细针抽吸细胞诊断)?」
老先生(微笑):「昨天做的,报告刚刚才出来。」
小百合:「诊断是?」
老先生:「跟你想的一样,是胰脏癌。」

小百合:「老先生你看起来很累,要不要我们跳过理学检查好了?」
老先生:「没关係,我希望你继续。」
小百合:「真的吗?」
老先生:「我坚持。」

在做触诊时,小百合不断的思考,如果今天是我,我会愿意让学生检查吗?如果我今天被告知得了胰脏癌,我会有勇气面对吗?我会如此冷静,如此从容不迫吗?

如果我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我会怎幺做….?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不会想浪费时间在菜鸟医学生上。

小百合:「JD 谢谢你,看诊结束了。我可以再问你一些问题吗?」
老先生:「请说。」
小百合:「你接下来有什幺计画?」
老先生:「我打算先跟我老婆说。我跟她没有小孩,所以她算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结婚50年了。她今天晚上会来看我。」
小百合:「你太太跟你感情一定很好。」
老先生:「是啊,我只是担心她会承受不了。 不过我知道如何安慰她的」
小百合:「结婚50年,你们怎幺认识的?」
老先生:「当年我跟他是同班同学,一起读音乐,50 年来,我们心情不好时就会一起演奏。」
小百合:「JD你的态度非常正面积极,这是很难得的。」
老先生:「人生就应该勇敢面对,不是吗?」
小百合:「之后的计画呢?」
老先生:「我想把握时间跟她出国旅行。50年来,一直花时间在工作上,现在真觉得对不起她。如果可以,真想跟她一起走下去。我许多老朋友想飞过来看我。他们都是法国人,非常热情,可是,我不太想看他们。」
小百合:「为什幺?他们一定很想你啊」
老先生:「我想把剩余的时间花在对的地方。」
小百合:「JD,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今天为什幺愿意见我?」
老先生:「因为对我来说,你值得。我希望你会记得我,记得我的症状,我的态度,还有,记得我太太,跟我们的爱情。」
小百合:「谢谢你。」

学长说,有些病人你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想,这就是了吧。

谢谢你,给了我如此珍贵的一小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