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环球 >盼法官给机会讨公道‧求生信函曝光‧杨伟光要翻案 > 正文

盼法官给机会讨公道‧求生信函曝光‧杨伟光要翻案

发布:2020-07-26 热度:778℃


盼法官给机会讨公道‧求生信函曝光‧杨伟光要翻案(柔佛‧新山)因贩毒遭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的大马青年杨伟光,在狱中写了份强烈求生意愿的信函,除了要求新加坡司法部再审查其案件,以期翻案重生。这信函今日(週五,8月27日)正式曝光!杨伟光在信函述说他当初是无知被老闆欺骗,误以为贩毒罪行刑法比卖盗版影碟来得轻,替老闆贩毒到新加坡,过程都是任人使唤摆布,完全对后果不知情。被误导刑法比卖盗版轻他在这封致给其代表律师拉维的信中说,他祈望审理其案的法官帮助他、给他机会,因为他是受误导及在被欺骗下犯罪,他要讨回公道。他表示,他点明当初欺骗他的2个人,说贩毒坐牢不会超过7年,隐瞒极刑,以及欺骗说卖盗版光碟的罪比贩毒轻。“这些人是在利用我。”杨伟光希望法官为他讨回公道,因为他“非常非常很不愿白白送死,被冤枉吊死!”“这罪刑不应该让我受,我一开始就受了很大打击,最大受伤害的是我!还要送上刑台,断我学佛法,这是太离谱、太过份、太不公平、太不公道了!”“我请所有法官为公正帮助我,替我讨回公道,援助我。”《》週五从杨伟光家人取得伟光这封信函。杨伟光在信中写,他要向法官说出案件过程,向法官求情,让他得到公正的判决,不要令他受冤枉,白白断命。他表示,他是被误导,所以没有说出应该向法官说的话,那些话可以证明他是被欺骗,所以不自觉踏入歧途。“我实在不知道案情和过程,希望法官发善心,为我翻案!”家人盼外交部助翻案杨伟光的哥哥杨运良披露,如果新加坡总统拒绝宽赦伟光,家人希望大马外交部伸出援助之手,为伟光翻案,让他的生命再现曙光。他说,他们不会放弃任何拯救伟光的行动,即使只有一线希望,他们仍将奋力争取。“假使联署和请愿都不奏效,我们期盼大马外交部帮助我们,因为伟光的案件仍存有疑点,伟光是被人利用贩毒的,希望外交部协助我们翻案,让伟光逃过死刑。”新国律师不收分文杨运良说,伟光的事件得到许多人的关注,而其新加坡代表律师拉维也不收分文,义务帮忙伟光在新加坡的法庭事务,这一切令家人和伟光心存感激。“大家营救伟光的行动,显示民间有情、法内有情的真挚。”他说,母亲廖云娟已会见过外交部长拿督哈尼法,促请大马政府协助杨伟光向新加坡政府申请宽赦,目前尚未知政府当局会採取的行动及回应。不过,他认为大马政府在伟光事件上给予民众有评论和行动上的自由,对于宽赦诉求抱持人道立场看待。无知犯错罪不至死他说,新加坡政府是个法治严格的国家,但他希望新加坡当局能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伟光的个人背景,以及寻求自新改过的心路历程。“伟光是年少无知犯了错,可是罪不至死,他悔过之心是非常强烈的。”“我们希望新加坡政府给伟光生命第二次的机会。”他指出,伟光并非要求获释放,他一心希望获得宽赦,有重生机会去帮助其他误入歧途者走回正轨。“杨伟光接触佛法后,改变很大,他现在没有抱怨,心情非常平静,如果有第二次生命机会,他会广传佛理真道,让更多人受惠。”“更重要的是,伟光也觉悟家人是爱他的,我们不会遗弃他。”盼新加坡总统网开一面针对杨伟光要求宽赦,但新加坡总统只能听命于内阁的说法,杨运良说,他谅解新加坡执行司法上的权力,但他和家人也希望新加坡总统能站在人道立场,对伟光网开一面。“伟光的新加坡代表律师拉维已入稟上诉庭,同时展延伟光申请宽赦的期限,他希望从律师的举动,新加坡当局再进行深度考量,重新检讨伟光的案件。”未想过找星云法师帮忙他说,新加坡媒体是以比较保守手法报导伟光的事件,这或许令当地民众无法全面关注伟光寻求宽赦的过程。“我们希望新加坡民众和政府当局明白,伟光是被欺骗而任人摆布,他的事件让人警惕的不仅是他的过错,他的背景一样含有社会意义,这也是我认为新加坡律政部长尚穆根公开指伟光不应被放过的言辞过于严重了。”至于杨家是否寻求过相当受新加坡政府尊重的台湾星云法师协助说项,杨运良表示,他们没有想过要找星云法师帮忙,伟光事件已在平面和网络媒体广泛散布,他相信不只是大马佛教总会,国外佛教团体若看见相关报导,应会自发性给予营救援助。现年22岁的杨伟光来自破碎家庭,父母在其3岁时离异,母亲患上忧郁症,住在沙巴油棕园的木屋,靠母亲洗碗每月赚取460令吉养大。为摆脱困苦,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杨伟光12岁便离家出外闯蕩,16岁更离乡背景从东马沙巴州到西马谋生。19岁时,杨伟光遭毒枭诱骗运送47.27克海洛英,被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新加坡总统曾在去年11月27日拒绝杨伟光的陈情,杨伟光原本在去年12月4日问吊,但律师拉维成功取得展延执行令。家属感谢各界帮忙杨伟光的家属致函全国各地人民、善心人士以及部长议员等,衷心感谢大家的帮忙和支持,并希望新加坡总统给予杨伟光一个重生机会。杨伟光的家人週五传真感谢信函,通过《》表达致意。杨家感谢并感动全国各地的人民、善心人士、部长、议员、代表律师、亲戚朋友,在给予伟光第二次生命的行动上的支持和帮助。“就算只剩下一点点机会和时间,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们希望献出爱心,功德无量。”“伟光已经有悔过,谢谢大家大量慈悲宽恕他的罪过。”杨家也说,若他们有不对或得罪之处,望各界多多原谅和指教,同时谢谢各界以及杨氏公会福利部提供的许多帮忙和支持。兄弟每週探监杨伟光监禁在新加坡樟宜监狱的这两年多来,在新加坡工作及生活的哥哥运良以及一名弟弟,几乎每週的週一探访日都会到监狱探望伟光。言谈举止如出家人杨运良说,这些年来看见伟光一步一脚印改变过来,他实在不忍心伟光的生命就此结束。“伟光刚进牢房时,每当看见我们都会发抖一直哭,他当初以为自己只是坐几年牢,在庭上没有积极抗辩,想不到面对的竟是死刑,他一时间无法接受。”“后来在佛法的教导和指引下,伟光的心态全然改观,判若两人,他用心学习遵守法师的教诲,努力修行,现在心情平静,言谈举止犹如出家人,令我们感到安慰。”他披露,他们来自不完整的家庭,伟光年少时虽偶而会与他斗嘴、嫌他唠叼,唯无损兄弟间感情,见面时仍无所不谈。‧2010.08.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