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脑 >【不务正业?】空屋笔记杨宗翰:我不需要赚那幺多钱,那不会让我 > 正文

【不务正业?】空屋笔记杨宗翰:我不需要赚那幺多钱,那不会让我

发布:2020-06-12 热度:105℃


佔领过废弃空屋、翻过垃圾桶食物吃、到处搭便车、沙发冲浪的旅行,杨宗翰现在常被身旁的朋友戏称为「教主」,因为他可能是目前在台湾倡议「freegan」精神第一人,把自己经验写成《空屋笔记》一书,目前和几个伙伴运作「沙发客来上课」平台,引介国外旅人到台湾各地的学校和学生「国际交流」,快30岁的他退伍至今,从来没有过正职工作。

杨宗翰大学读的是升学很强的私立高中,班上同学当年考大学学测平均是70级分(满分75级),他毕业于成大环工系,不过不同于他过去在学校的同侪们,他既没有正职工作、也不打算「认真赚钱」,这些始于他在大四那一年,经历了场奇妙的旅程,让他决定走向另外一条不同的路。

杨宗翰在大四时到克罗埃西亚的农业学校交换学生,在开学前提早抵达想先旅行一段时间的他,因缘际会认识了一位朋友,住在一座因土地产权混乱而废弃的屠宰场,好奇心驱使着他跟着一起住进了这个空间,和其他「非法佔屋」者们共同生活:他们会在半夜去捡超市或麵包店要丢弃的大量食物来吃、穿二手衣服、到处回收还可以用却被丢弃的物品以满足生活需求、并将多余物资整理举办免费市集等,他把这些经历和心得写成「空屋笔记」投稿到台湾媒体,引起不少迴响。

杨宗翰的价值观在这些过程中有了戏剧性的转变:「这个世界上的资源并没有不够,只是很多资源没有到达那些需要的人手上,而是被浪费了」,他看见农夫不吃自己种的食物,房子越盖越多但有房住的人却越来越少,食物越种越多但丢进垃圾桶的却多过吃进去的,人类不断追求更多更好的物质享受同时,却产出大量的垃圾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和破坏......「Freegan」的精神就此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从克罗埃西亚回到台湾当完兵后,杨宗翰决定不去工作,他把当兵期间存的钱拿给家里,开始以「搭便车」的方式环岛旅行,并持续过着不赚钱也不花钱,用有限资源的简约生活,他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伙伴,推动「礼物经济」概念(指人们不抱期待回报的心情将东西直接送给他人的经济模式,类似共享经济)。

【不务正业?】空屋笔记杨宗翰:我不需要赚那幺多钱,那不会让我Photo credit:空屋笔记

有了前期在线上的累积,加上线下社群的串连,全台湾各地在那几年也开始有许多「免费市集」、「免费商店」冒出,不需要用钱买、以物易物,每个人都可以带来自己用不上、不需要的物品,也可以直接拿走需要的,参加者多以20-30岁青年为主,有的人带着这样的理念,回到自己的社区或社群网络,延伸出免费图书馆、免费冰箱等小型计画。

杨宗翰创立「空屋笔记」粉丝专页和部落格,理念是想「一个可以让任何人,而非单单有钱有势的人,过得更好更和谐,对环境更温柔的选择,而非更多、更大、却更痛苦的选择」,分享各种与Freegan精神有关的资讯和故事,并将自己的经历和心得写成书,最初仅印刷少量并以「分享」方式将书籍流传,请读者们看完后直接将书送给下一个还没有看过的人。

「赚更多也不会让我更快乐」

去年杨宗翰的爸爸生病,他回到台中老家帮忙照顾家人,一边运作着没有营利模式的「沙发客来上课」计画,因为这是他认为在搭便车之外,「认识不同世界」的方法,目前为止已经让超过50个国家的旅人来台湾「沙发冲浪(寄宿在他人家里的沙发)」,也到在地的学校和学生讲故事、互动交流,加上写专栏、演讲的收入、家里公司一个月给他1万元的薪水,他歪着头算,1个月收入大概是2-3万,「其实我可以接更多、赚更多,但我不想」。

杨宗翰笑着说,他大部分的同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年薪就超过100万,很多人都在当医生或工程师,现阶段烦恼的是结婚、买房买车这些事。像他这样大概算「鲁蛇怪咖」,不过他并不觉得赚更多钱会让自己的生活更好、更快乐:「压力都是比较来的,不比较就没有压力,也没什幺好担心的,重点是觉得够了。」

他也不讳言,如果家里经济状况有问题需要他帮忙,他可能会去当工程师赚多一点钱,但现在状况还好,有空间去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也强调,「需要钱那去就赚,但家里状况不错其实不需要努力赚钱拿回家的人,也要逼他一定要努力赚钱吗?也许他就是适合当个艺术家,又为什幺不行?」

「我没有要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搭便车和不花钱,这是不可能的。」杨宗翰认为,这社会要求每个人都要努力工作赚钱也同样不合理,在他的观察里,台湾社会喜欢所谓「成功者黄金公式」,好像人活着要好好念书、考好学校、找好工作、时候到了就得结婚成家,所以如果到几岁还没有伴侣、一事无成就「很废」,想改变社会的人还必须先让自己成为众人认可的「强者」,他觉得这样压抑了台湾青年其他发展的可能性,「感觉不太健康啦」。

这样做需要的不是「勇气」

不过杨宗翰坦言,虽然他自己在很早就决定过这样的生活,「我觉得鼓励年轻人们鼓起勇气往前跳并不是一个最适当的做法.....」从克罗埃西亚回台湾至今已6年,依然奉行这样的理念生活着的他说:

杨宗翰坦言,他刚退伍时曾想在台湾持续过「完全不花钱」的生活,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行不通,因为当他坚持不花钱、不吃动物时,他很难有正常的社交生活,朋友们虽然理解他的理念,但会觉得「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做不到」而害怕与他往来,总是只能约在公园,要买杯饮料都会备感压力。

这也让杨宗翰决定调整自己的状态,试着找到平衡,他该花钱时还是花钱,也靠着写专栏、帮忙家里小公司的生意,赚取他原本排斥的金钱。聚餐时他会配合亲友们吃肉,即便他不认同现代畜牧业对待动物的方式因此决定开始吃素。如果搭不到便车,他就以分担油钱的方式徵求共乘,「如果我很坚持,可能会搞到完全没朋友,反而更难跟身旁的人解释、传达我为什幺想这样做,我可以做得到,但我选择不做到那个程度。」

杨宗翰的身上没有将迈入30岁的焦虑或仿徨,他也不过度担心未来或他人的眼光。在他的理想中,人们都去做自己想做、也可以做的事,然后开心过每一天,并互相帮助。杨宗翰强调,他不是在教大家要如何不花钱生活,而是想告诉大家,想不花钱过生活,先去帮助别人,先不要看有什幺能获得的,而是先想看看自己有什幺可以分享给他人的,也许是知识、技能、劳力或时间,无条件的分享给其他人,不带条件去付出,他也相信这样也更容易收到其他人不带条件的付出,也许有一天就能创造人们互相帮助、资源能更自由且无价流动的社会。

延伸阅读:

休学却总在自学的19岁庞克少年空屋笔记杨宗翰:我不需要赚那幺多钱,那不会让我更快乐从只求物质到实践多元价值,拒绝朝九晚五的「反文化青年」如何形成?# 关键职涯—生涯3条路径社会总要我们积极向上,但他的人生就像「有点歪斜小木屋」航海450天就像一场「转世」,她唯一没学会的就是害怕


相关推荐